没想的那么简单,高楼质量问题引热议

日期:2020-01-12编辑作者:房产资讯

豆腐渣公寓折射澳建筑业信任危机   最近,悉尼又一栋高层公寓马斯科特大厦出现结构性裂缝导致楼内住户被迫疏散,引发了澳大利亚社会对高层建筑质量问题的热议。这是在短短半年内,澳大利亚发生的第二起危楼事件。去年年底,悉尼高层公寓澳宝大厦横梁塌陷,致使3000多名居民紧急撤离。对此,当地媒体报道称,因为建筑业的系统性问题,上千栋澳大利亚高层公寓都面临爆裂或坍塌的风险。   《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日前报道说,澳大利亚80%的新公寓都有建筑缺陷,而这些缺陷通常会在保修期满之后才会出现,业主和租户将是损失的主要承担者。据报道,马斯科特大厦已建成11年,超过了开发商的6年担保期,公寓楼出现结构性问题就意味着,该房产不仅成了业主们的负资产,而且业主们还要承担该楼所有的维修费用。被迫撤离的业主可以获得住宿补偿,但租户却只能自行解决。据澳大利亚九号电视台报道称,100多名马斯科特大厦的业主通过投票,决定支付100多万澳元的维修费,包括支柱安装费、工程费、诉讼费等。其中一名业主对媒体说,别无选择,投票结果是压倒性的,绝大部分业主都选择付钱,大家只是想回到自己的家中。但裂缝原因至今还是个谜。有人认为,一个用来将大楼的重量转移到垂直柱子上的转换梁可能遭到破坏,或因其本身就存在“设计缺陷”,也有可能是附近的建设和挖掘工程导致的大楼裂缝。   然而,危楼事件并不仅仅局限在悉尼。澳大利亚广播公司在对澳各地业主就危楼事件进行访谈时,这些业主都担心自己居住的公寓存在结构性缺陷,为了修复这些建筑缺陷,业主们除了自掏腰包外,别无选择。其中一个参与访谈节目的业主约翰·格兰特说,他以64万澳元在堪培拉购买了一处房产。但不久之后,该公寓楼的停车场内各处都出现了裂缝,而每个公寓业主需要为修复支付约7.5万澳元。   澳大利亚“危楼”频现,折射出建筑行业的诸多乱象。首先,不良建筑商为追求高额利润而忽视质量。在一物业管理公司任执行官的克伦·斯蒂尔斯对媒体表示,对近年来飞速建成的高层公寓的质量表示严重担忧。他认为,有些悉尼的建筑商为了利润疯狂赶工,产生了豆腐渣工程,还有些建筑商根本没有勘查好土地是否适合建造高层公寓,就肆意乱来。《澳大利亚人报》今年年初撰文称,建筑质量问题长期无人问津。报道说,一位建筑专家表示,他对悉尼澳宝大厦出现结构性问题并不感到意外,因为他在约10年前就提出了广泛存在的建筑质量问题,但是至今这一现象几乎没有什么改变。其次,政府监管机构缺位导致豆腐渣工程涌现。西悉尼大学的兼职教授、Fletcher建筑集团前任首席执行官大卫·钱德勒对媒体称,他在审查学校设施时发现了大量伪劣建筑工程,其中新南威尔士州的问题最多。他说,问题的大部分原因在于州监管机构缺乏执行建筑标准的力度和预算,同时建筑业游说团体也会对高层官员施压并使其屈服,从而左右监管机构的工作。他还表示,历届政府都没有解决建筑行业出现的问题,相反只是不断地进行调查。对此,澳大利亚联邦工业与科技部部长凯伦·安德鲁斯对媒体称,各州和领地政府有责任执行建筑法规,她说:“我认为建筑业存在信任危机,需要解决。”   为应对建筑行业乱象及社会对该行业的信任危机,早日使低迷的澳大利亚房地产业走出低谷,莫里森政府最近一直紧锣密鼓地与建筑行业及各州政府进行沟通协商,目前已与各州达成协议,将联合对本国建筑业实施更严格的监管。凯伦·安德鲁斯也对媒体表示,联邦政府已与州政府达成协议,实施“舍戈尔德—韦尔报告”提出的全部24项建议,包括改善建筑材料、严格工地文件的合规情况等。据报道,2017年伦敦格伦费尔大厦因火灾酿成惨剧后,受新南威尔士州政府的委托,前公务员彼得·舍戈尔德和律师布朗温·韦尔就澳大利亚建筑行业合规和执法撰写了一份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舍戈尔德—韦尔报告”。   业界人士纷纷对莫里森政府做出的决定表示欢迎。澳大利亚建筑大师协会首席执行官丹妮塔·沃恩认为,“舍戈尔德—韦尔报告”的全面实施将为建筑行业提供一个“安全网”,因为该行业在监管、合规和执法方面存在问题。澳大利亚保险理事会主席罗布·惠兰称,这项政府决策是恢复建筑行业信心的一个良好开端。   

记者:任梦岩   西安动迁户入住安置房5年拿不到房产证 为问清哪部门负责一天跑47公里   陕西省西安市的群众近日向中国之声反映,他们的房子因大明宫遗址公园建设、棚户区改造等原因被拆迁10年,住进安置房5年,但却至今还没有拿到安置房的房产证。   中国之声记者近日跟随反映问题的群众完整地体验了一次办事流程,想找到究竟哪个部门负责这项业务,能不能给个时间表,说明白到底什么时候能拿到房产证,可在过程中却被各个部门像“皮球”一样来回踢。最后好容易找到负责机构,得到的答案却依然是“再等等”。动迁多年为何迟迟办不下来房产证?让群众在几个部门之间来回跑,反复问,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居民住进安置房5年没有房产证,多部门“踢皮球”   2008年,因大明宫遗址公园建设,西安市新城区李大姐家的平房被拆除。2014年开始,包括李大姐在内的上百户居民被陆续安置在了珠江新城、八府庄园和祥和居等小区。房子住进去四五年,一直没拿到房产证,缺钱用的没法卖房,老人去世的,只能留下一张“回迁证明”给子女分,向西安市政府12345热线反映,得到多次回馈,却依然找不到该负责的部门。   李大姐:“08年的7月1号开始动员拆迁,我们是第一批响应政府的号召签协议了,当时他们答应五年就安置,并同时发房产证。我们是14年8月份就安置了,开始我打12345,不动产管理局,给我回复了电话,说是你们小区大证没办下来,他让我找拆迁办,他说我们现在已经改成安置办了……6月份最热的时候,我跑来跑去跑了五六个地方,没有一个地方能解决。”   搬到祥和居小区的陆先生在李大姐之后接受动迁,同样是安置多年拿不到房产证,打12345热线,还在多个部门间兜圈子。   陆先生:“人家热线派单先拍给城改遗留办公室,说把大证登记完以后,我们的程序已经完了,然后你需要去再去找当时拆迁你们的单位,然后咱就找西安市城改办公室回迁处,他们说这个归新城区城改办。那天我就去新城区城改办问他们的领导,他们领导说,这归新城区建设局,都在推。”   记者和几位安置群众一起,按照建议的流程前往这几个相关职能部门,想看看拿不到房产证的源头在哪,什么时候能有进展,是否可以给个准话。当年负责拆迁的新城区拆迁办公室,现在已经是安置办公室,负责人牛主任说,这些拆迁户的遭遇不是个例。   牛主任:“全是这样没有正式的证,包括珠江新城啊。”   居民:“我们就是珠江新城的。”   牛主任:“都没有证,还有什么八府庄园、祥和居、泰和居,我和你一模一样,把我拆了十来年了,前几年就通知我应该办证了,叫我把应该交的资料都弄了,到现在也没音信了。”   居民:“我们不能老等下去啊!”   牛主任:“所以这个话咱就没办法说。这个就是市上和城改办协调的,一块一块地解决,这个是西安的历史遗留问题。咱们这里只是安置,给你把房屋开个证明,安置,我这儿的手续就走完了。   当年拆迁的部门帮不上忙,又到了新城区住建局。办公室工作人员得知群众反映的问题后说,应该去找新城区棚户区改造办公室:“这个是新城区城改办的项目,这个事儿应该由城改办来解决。赶到新城区棚改办,一位工作人员告诉大家,办房产证的事,应该去找开发商。”   棚改办工作人员:“办证一直各个项目,所有的楼盘办产证都是开发商的。”   李大姐:“开发商说哪儿拆迁的你们找谁。”   棚改办工作人员:“这不是推的问题,办房产证需要好多手续,验收的手续具备了之后它才能申报,办房产证我们也是配合开发商这边的工作,人家办证了,我们就是把你们之前的原房产证和拆迁协议提供给人家,由人家办,我们其他项目有办的,我们只是做这个工作。”   但是珠江新城开发商方面的工作人员说,他们初始登记的房产证“大证”已经办理,尽到了义务,至于给群众个人的房产证,不是他们办理,应该找“负责分房”的部门。   开发商:“谁给你分房子的你找谁,我开发商只负责办大证,现在已经办下来了。”   李大姐:“那我去找谁呀。”   开发商:“不和你说了,谁给你分的房子你找谁去。”   有的居民甚至连最基本的土地证都没有回应却是“再等等”   还是在新城区棚改办,另一位工作人员表示,珠江新城、祥和居等小区的情况他们并不了解,也不是他们这个部门办理的。但反映八府庄园小区没产权证的事儿,的确是他们管。八府庄园的安置房虽然建成多年,但最基础的土地手续一直没有办,导致房地产开发中最重要的“五证”都没办齐,自然没法给群众办房产证。   新城区棚改办工作人员:“八府庄是我们管,它现在土地证都没拿到。后续我们没法办理。   记者:连土地证都没有,怎么建的房子呢?“   新城区棚改办工作人员:“那是村民土地确权的问题,我们好不容易现在能把它协调下来,现在开始办土地证,土地证他现在之前有一些他现状要验收,过了以后你才能办这些东西,要拿到竣工验收的报告,以后你才能做最后的土地证,土地证拿到了以后才有后面的那些四证,四证办完了以后你才能办这些大证。”   八府庄园小区的业主们得到的答案是“再等等”。珠江新城、祥和居这两个小区的业主该怎么办呢?到西安市棚户区改造办公室,工作人员又给了祥和居的业主一个说法,程序正在走,还是要等等。至于珠江新城的业主,要去找大明宫遗址保护办:   西安市棚改办工作人员:“这是建设局拆迁的,拆迁完了之后,安置到了祥和居,它这个大证已经拿到,但还有四栋楼没有拿到,但是也快了。”   终于,来来回回在西安市跑了47公里,珠江新城的业主在大明宫遗址保护办找到了说法。工作人员说,这件事是他们负责,但是房产证还得再等等。因为当初安置他们的珠江新城以及旁边的泰和居小区,盖的都是经济适用房,拆迁前,业主们住的是普通住宅,一直卡在怎么把经适房的房产证变成普通商品房的房产证。   大明宫遗址保护办:“如果直接给大家办拆迁安置房的小证的话,珠江也可以走这个流程正常办。情况就是还在一直协调市上,看能不能把房屋性质给转变过来,直接把它变成拆迁安置房,经适房肯定能办,但和大家要求不一样,也交易不了。所以保守估计怎么也要明年9、10月份了。”   珠江新城、八府庄园、祥和居三个小区中的安置房,多年来都没能拿到房产证,有的甚至连最基本的土地证都没有。反映了这么多年,再等等,还得等多久呢?中国之声将继续关注。

尺寸标准化、组件模块化、施工简单化……乘着宏观政策东风,装配式建筑产业近年发展迅猛。“盖房子就像搭积木一样简单”的建筑新理念也逐步被人们所熟知。然而相对于上游生产制造端“跑马圈地”的扩张速度,装配式建筑行业市场反应显得有些滞后。目前来看,装配式建筑要做到真正推广和落地,远不像“搭积木”一样简单……   一根钢筋被送上流水生产线,开启了它的“装配式建筑之旅”。在流水线上,钢筋被工业机器人利索地弯折定型,后经绑扎、浇筑、脱模等工序后,变身楼梯、阳台、飘窗,养护后像“积木”一样被送往工地盖楼房……这是记者在湖北省装配式建筑产业培训基地看到的生产景象。   记者调查发现,在武汉装配式建筑行业,只有少数企业拿到开发商品住宅项目,大多数只能承接一些保障房项目,仍主要靠政策扶持,尚未完全“断奶”走向市场。对于分到市场“蛋糕”的部分企业,盈利也不理想,有的陷入“产多赔多”的困境。   中建科技武汉汉南工厂厂长杨超说,在国家扶持政策和科技的助推下,装配式建筑生产效率不断提升,行业迎来黄金发展期,但在2018年,“工厂生产看似红火却基本没有盈利”。   一位姓吴的装配式商品房销售人员告诉记者,一些购房群体对装配式商品房持观望态度,更喜欢选择传统现浇的楼房,“一是价格高,二是担心装配的房子不牢,怕漏水”。   在日前举办的2019年湖北省房地产行业装配式发展研讨会上,相关专家认为装配式建筑仍处于起步阶段,目前遭遇了落地难,原因是多方面的。   产业上游各个环节单打独斗,集成效益难发挥。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总工程师、中国房地产业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陈宜明指出,装配式把现场的一地施工变成了工厂、现场两地,生产环节从一个变成了多个,容易出现很多扯皮问题,降低效率。   设计集成度低。中建三局绿投公司总工程师杨玮表示,传统设计院在结构、机电、装饰一体化集成设计的应用不普遍,且成熟的资源较少,导致装配式建筑设计集成度不高,需进一步打破设计、生产、施工的管理壁垒,提升集成设计水平。   整体工程成本较高。湖北省房地产经济学会专家委员、中国地质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殷跃建指出,装配式建筑比现成浇灌贵出约200-400元/平方米,当前经济效益不乐观。此外,装配式构件工厂生产,需运输到现场安装,物流成本较大。   缺乏行业标准,社会认可度不高。中建三局绿投公司总经理王涛认为,当前湖北省装配式技术标准体系缺乏,专业人才严重不足,技术发展不成熟,制约了整体发展。此外,面向社会的推广宣传不够,社会对装配式建筑的结构安全性表示质疑,甚至是误解。   相关专家建议,行业想要突破当前的困境,建议从以下方面着力破解:   一是完善体系,发挥集成效应。陈宜明表示,把握装配式建筑发展的未来,关键是将一个产品的完整的生产过程整合在一个立体里面和同一个信息平台上,提高整体生产效率和管理效率,从而降低成本。武汉市建筑节能办公室副主任、武汉市装配式建筑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教授级高工童明德建议加强质量安全管控,制定相关标准,保证品质,获得社会认可。   二是政策推动,规模发展。王涛认为,政策推动力度还需进一步加大。成本高归根结底还是因为规模小。装配式整体规模扩大,模具利用率高,构件成本便能降下来。项目密度大,运输成本便可控。   三是做强试点,广泛示范。王涛指出,现在社会对装配式建筑不太认可,关键还在于不了解,政府可牵头开展示范基地评选,并在示范基地组织质量、成本、效率等专题论坛交流,向社会广泛解释推广。此外,还可依托示范基地开展技术攻关试验,整合上下游资源,也将对技术升级,资源集成起到推动作用。   相关专家认为,发达国家和地区在上世纪开始推行装配式建筑,因地制宜形成了合适的建造体系。我国装配式建筑处于起步阶段,在政府与企业的双向联动发力下,装配式建筑未来的市场前景可期。

本文由威尼斯9778官方网站发布于房产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没想的那么简单,高楼质量问题引热议

关键词:

去库存成新难题,两资管产品逾期兑付陷债务违

长江商报消息●长江商报记者杨玲玲广州报道 “年纪轻轻,住在中心、允许‘商改住’……购房时,营销中心、售楼...

详细>>

房企海外发债收紧,没想的那么简单

异地发债收紧,房企集资困境又一遍面世在柔光灯下。 近来,国家前行与修改委宣布的《国家发展与改进委员会办公...

详细>>

71亿摘合肥肥东宅地,墙面的装饰画

在北京的周边,一直出没着一个神秘的组织,他们神龙见首不见尾,平日里各安其事,一旦机会来了,看准哪个城市...

详细>>

四环内科怡路地铁站电梯房,亚洲最大火车站开

惠及大兴百万人的生活 建筑结构:钢筋混凝土结构 ▲丰台站老照片 相信我们很多人都是知道的,门口都是人行道,...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