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巨头虎视公募牌照,一季度增逾5000亿元

日期:2020-01-27编辑作者:股票基金

近几年外资持股规模快速扩张,已成为A股市场重要的配置力量。央行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境外机构和个人持有的境内人民币股票资产增长超5000亿元,创下近6年外资持股市值最大季涨幅,直逼公募基金持股市值。  一季度外资持有A股市值猛增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外资持股市值为16838.88亿元,较去年四季度增长5321.53亿元,这也是自2013年年末以来最大季涨幅。  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表示,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公募基金持股市值是19459.96亿元,外资持股市值与公募基金的差距,最高时相差12376.85亿元,至目前已缩小至2621.08亿元,如果2019年公募股票方向基金的规模没有显著增长的话,预计2019年下半年外资持股市值与公募基金的持股市值将会非常接近。  在诺德基金经理应颖看来,自2014年沪港通开通以来,北向资金的边际影响逐渐增强,尤其是2019年年初以来的这轮市场上涨行情,北向资金或是推手之一。  应颖分析道,北向资金显示出极强的理性投资属性。从其配置的个股来看,90%以上的资金配置标的为市值前20%、盈利前20%的个股。“在本轮A股估值修复行情中,小市值个股显然在估值修复上更具有弹性,但是北向资金并未改变其投资偏好,业绩增长优异的大市值个股今年以来呈现低换手特质,显示出北向资金对于价值型个股的惜售情结。”她说。  从具体行业配置来看,外资偏好消费和金融板块,在食品饮料、非银、银行和医药行业的持股规模靠前。海通证券分析师姜超表示,外资作为近几年A股市场的增量资金,投资风格持续影响着A股市场。由于外资在行业配置上具有明显的偏好,相应行业能够持续获得增量资金,2017年以来,食品饮料、银行和非银金融等行业涨幅居前。  沪上一位私募基金总经理认为,作为重要的增量资金,未来外资将毫无疑问在A股市场掌握重要话语权,这将影响A股投资风格,使得价值投资越来越重要。  外资将成为2019年最确定资金增量  2019年是我国资本市场纳入国际指数的关键之年,根据MSCI日前公布的最终方案,2019年5月,将A股大盘股纳入比例从5%提升至10%,同时将创业板大盘股按10%比例纳入;8月将大盘股纳入比例提升至15%;11月将大盘股纳入比例进一步提升至20%,同时将中盘股按20%比例纳入。  此外,2019年A股还将纳入富时罗素指数和标普道琼斯指数。国金证券测算发现,今年上述三大指数带来的海外被动增量资金合计将达到2135亿元。假设主动增量资金实际增配A股的比例为50%,则主动+被动增量资金规模约6405亿元,预计下一波主动增量资金大幅流入可能发生在5月。  姜超表示,去年我国进一步加快了金融行业的对外开放,包括提高外资在证券、基金和保险的持股比例,扩大外资金融机构的经营范围等,而境内外资金融机构增多能够进一步吸引海外资金进入我国证券市场。  在多家海外资管巨头眼里,中国资本市场具有巨大的发展潜力。  惠理集团副主席兼联席首席投资总监苏俊祺表示,对中国经济保持乐观,A股市场仍有一定的上升空间,未来看好消费品行业,如白酒、白色家电等。同海外同类型上市公司相比,这些公司的估值相对便宜。“民办高等教育行业以及医疗行业也值得关注,MSCI中国医疗保健指数估值接近10年来低位。”他补充道。  摩根大通集团副总裁朱超平认为,亚太地区包括中国和周边亚太新兴市场,在估值上更有吸引力,亚太地区的增长率也更好一些,有利于估值修复和股价上升。

在我国金融对外开放步伐不断加快的背景下,首家外资控股公募基金究竟“花落谁家”成为市场热议话题。继今年4月摩根士丹利成功拍下参股的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公司5.495%的股权后,近日上海信托拟转让其持有的上投摩根基金2%股权的信息也引发了外界的广泛猜测。  实际上,除了“摩根系”的两家外资机构,贝莱德、先锋领航、瑞银资管等多家海外资管巨头对于内地公募基金牌照均是“虎视眈眈”。不少外资更积极从公募行业“挖墙脚”,以助其开拓中国内地市场业务。对此,多位业内人士表示,这些海外老牌资管巨头的入场或令长期固化的公募基金行业迎来变局。  首家外资控股公募“呼之欲出”  去年4月,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就《外商投资证券公司管理办法》答记者问时表示,基金管理公司对境外投资者进一步开放,允许外资持股比例达到51%。一年之后,首家外资控股公募已“呼之欲出”。  日前,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一则产权预披露信息显示,上海信托拟转让其持有的上投摩根基金2%股权,虽然受让方信息暂未公布,但此前摩根大通曾宣布有意将其在现有合资公司上投摩根基金的持股比例增加至控股比例。  无独有偶。今年4月,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持股占比37.36%的二股东——摩根士丹利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举办的一次股权拍卖活动上,以2503.96万元的成交价竞得中技实业持有的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5.495%的股权。若此桩股权变更事宜最终获批,外资股东方将一举成为摩根史丹利(002588)华鑫的控股股东。  实际上,有意获取合资公募控股权的外资不止以上两家。基金业协会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2月底,我国境内共有基金管理公司122家,其中中外合资公司有44家,据记者不完全统计,包括景顺长城、鹏华、兴全、华宝、海富通、泰达宏利、汇丰晋信等15家公司的外资方股东持股比例均达到49%。  “我们整个集团现在非常重视中国市场业务,连续两年的年终业务总结会都放在中国内地举行,以前这种情况从来没有发生。目前外方股东也想提高持股比例,获得合资基金的控股权,不过在股权转让手续上暂时有些困难。”华南一位外资“顶格持有”基金公司内部人士称。  公募竞争格局或迎“大洗牌”  除了寻求合资公募基金的控股权,也有外资资管巨头希望直接获得全持股的公募牌照。  去年年初,先锋领航中国区总裁曾明确表示,未来想获得全持股的公募牌照;去年11月份,有外媒报道,全球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正考虑寻求公募基金牌照,以求加强并扩大在中国内地的资管业务;瑞银资管亚太区主管兼中国在岸业务主管殷雷日前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瑞银高度关注中国内地监管政策,正在研究谋求公募牌照途径。  有业内人士透露,目前一些合资基金公司的中外股东在经营理念、风控要求以及人才激励制度等方面存在一些冲突,因此不少外资希望能够“自立门户”,获得公募基金的绝对掌控权。  据了解,为了顺利开展中国内地市场业务,不少海外资管巨头都开始积极招兵买马,甚至不惜重金从公募行业“挖墙脚”。4月17日,贝莱德宣布任命汤晓东为中国区主管,负责管理发展和执行贝莱德在中国的长期业务战略。汤晓东此前曾先后担任华夏基金总经理和广发证券副总经理;另一海外老牌资管公司路博迈中国总经理刘颂,在2017年加盟前为海富通基金总经理。此外,贝莱德、富达、道富银行、摩根大通、安联等多家外资均于近期挂出一大批人才需求,涉及投资研究、渠道战略、销售等多个岗位。  一位银行系公募高管曾直言不讳地表示,未来公募行业或将因为外资巨头的闯入而出现“大洗牌”。他认为,一方面,这些老牌资管公司强大的市场竞争力将打破现有公募行业长期固化的格局,提升优胜劣汰的效率;另一方面,外资的疯狂“抢人”也可能造成公募行业优秀人才流失。

近期,由央企中国国新牵头发起设立的600亿元国企改革“双百行动”发展基金举行签约仪式,这是继国风投基金、国同基金等之后,中国国新发起设立的又一支大型基金,国家组建千亿规模的航母级基金群已经初步建立。另一方面,地方国企改革基金也开始加快组建和布局,湖南、浙江、广州等地地方国企改革发展基金也落地,总规模超数千亿。  业内人士认为,随着“管资本”加速,中央及地方国企改革基金正加快落地,国有资本投资运营迈出实质性步伐,下一步将加快推动开展投资基金市场化运作,助力国企改革进一步深化。  万亿航母级国资基金系初建  中央及地方国企改革基金正加快落地,国有资本投资运营迈出实质性步伐。国资委副主任翁杰明告诉记者,国有资本运营公司共发起设立6只基金,总规模近9000亿元。国资委目前已经初步建立成规模的基金体系,下一步将加快推动开展投资基金市场化运作,助力国企改革进一步深化。  近期,由央企中国国新牵头发起设立的国企改革“双百行动”发展基金举行签约仪式。第一阶段基金规模600亿元,首期300亿元。主要投资领域包括战略性新兴产业、非上市企业股权多元化和混合所有制改革、上市公司并购重组等。这是继国风投基金、国同基金等基金之后,中国国新发起设立的又一支大型基金。  记者从中国国新了解到,基金投资作为国新公司开展国有资本运营的关键抓手,初步形成了以中国国有资本风险投资基金为核心的系列化、协同化、差异化发展的国新基金系,基金总规模超过7000亿元,主要的基金包括中国国有资本风险投资基金、国新央企运营投资基金、国新国同基金、国新建信基金、国企改革“双百行动”发展基金以及国新科创基金。  另一方面,中国诚通集团作为首批国有资本运营公司试点之一,其牵头设立的中国国有企业结构调整基金已经成立近3年,重点服务于国有企业布局优化、结构调整和高质量发展。据诚通集团总裁朱碧新介绍,基金总规模3500亿元,首期募集资金1310亿元。截至2018年8月23日,国调基金累计签约金额787亿元,交割金额500亿元,超过90%资金投向央企和重点国有企业。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国家组建千亿规模的航母级基金群外,地方国企改革基金也开始加快组建和布局。不少业内人士认为,在万亿国资基金的助力下,国企改革与创新发展将再提速。  “管资本”加速跑迈出重要一步  央地各类基金战队的组建,是国资监管机构职能加速向“管资本”为主转变的一个缩影。  2019年,“管资本”改革加速跑迈出重要一步。近日国务院印发了《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方案》,明确到2022年,基本建成与中国特色现代国有企业制度相适应的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出资人代表机构与国家出资企业的权责边界界定清晰,授权放权机制运行有效,国有资产监管实现制度完备、标准统一、管理规范、实时在线、精准有力,国有企业的活力、创造力、市场竞争力和风险防控能力明显增强。  “这次改革比较突出的亮点,就是按照中央的要求,国资监管机构,也就是出资人代表机构,在由‘管企业’转为‘管资本’过程中迈出了重要步伐。”翁杰明在日前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表示,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是今年国资委深化改革的关键任务。  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周丽莎认为,向“管资本”为主转变将成为2019年国企改革主旋律,预计国资投资运作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重要推手。  助力国企改革深化发展  市场化运作,是国企改革最核心的关键词。“国家组建多支基金,在支持中央企业深化改革、创新发展和‘走出去’、培育孵化战略性新兴产业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中国国新董事长周渝波这样告诉记者。  之所以选择组建基金参与国企改革,翁杰明说,要实现国有企业全面综合改革这样的目标,仅仅靠原有企业自身运行,很难达到,必须要依靠外在的力量。这也是为何国资委考虑用资本的力量来撬动股权结构的优化,由股权结构的优化,来建立相互制衡的、科学的管理机制和决策机制,还有一点也非常重要,就是充分坚持市场化原则。  一位业内专家坦言,在各地探索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实践中,还存在着一些影响混改推进的因素,突出一点就是在国企引入民间资本过程中,双方的博弈成本较高。如何推进国企“混改”,释放企业活力,通过做大蛋糕使得参与各方都能受益,基金可以是一个很好的方式,尤其是对于目前国企混改中的一些难解的症结,股权投资基金可以成为协调各方管理诉求的缓冲器、平衡各方收益的调节器、监管部门决策风险的防火墙。用基金方式助力国企混改,既可以保持国有资产在产权方面的控制权,又能在治理结构中实现多样化;既能保证公司的效率提升和政企分开,又兼顾了核心团队的业绩激励需求和更加灵活地保障员工利益。  对于国内很多市场化基金来说,正在推进的国企改革无疑是一次巨大机会。弘毅投资董事总经理袁兵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历史和社会原因,中国大量资源型和传统制造消费企业属于国有性质,因此弘毅从成立之初就确立了以国企改革为切入点推动存量经济创新与改造的策略。积极参与“双百基金”,一是看到未来五年盘活以国企为代表的存量经济,是能否实现提质增效发展的关键,具有很好的投资机会,尤其“双百行动”中的很多老牌国企具有较大提升空间,有希望在细分领域参与全球市场竞争;二是国企改革自身进入2.0版本,由市场化逐步向国际化、数字化演变,是并购基金专长所在,有利于充分发挥弘毅与众多大型国企携手同行、改造创新存量的经验与优势。

本文由威尼斯9778官方网站发布于股票基金,转载请注明出处:海外巨头虎视公募牌照,一季度增逾5000亿元

关键词:

约450家国企入选,外资金融机构多路径抢滩

■本报见习记者王明山 日前,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一则产权信息披露备受关注。上海国际信托有限公司拟转让其持有...

详细>>

养老金入市规模仅占21,负重前行

在经过一季度的大涨后,A股在4月份迎来明显的震荡回调走势,虽然盈利遭到了部分回吐,但却能够让投资者识别一些...

详细>>

定开债基成公募获益利器,QDII基金多策略做好防

近期海外市场利空频传,引发市场对美国经济陷入衰退的担忧,美股、欧洲股市皆出现大幅调整,投资者悲观情绪蔓...

详细>>

对科技股热度不减,林园投资35只基金上半年25只

上证公告【2019】134号 华宝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管理的华宝中证科技龙头交易型开放式指数证券投资基金于2019年8月16日...

详细>>